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
TPP会将中国农业推入四面楚歌的险境之中吗?
作者:张振武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434  更新时间:2015-10-27 9:11:21  文章录入:张东波  责任编辑:张东波

TPP会将中国农业推入四面楚歌的险境之中吗?

张振武  2015.10.10

 

当年中国加入WTO举国上下高度关注,中国农业全行业都大声高呼狼来了。今年105日美国等12个成员国达成了TPP协定。在中国农业界却没有产生当年加入WTO那样的震动。由于现在的TPP成员国并不包含中国,于是就认为同我国关系不大,所以在中国农业界也就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。其实不然,TPP是一个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。12个成员国就包围在中国的前后左右。全球农业几大“武林高手”都在这个圈子里,可以说TPP与中国农牧业关系极大。

 

值得警觉的是,对于中国农业来讲,不论我国目前加入还是不加入TPPTPP因素已经发挥作用,TPP效应已经释放出来了。这个效应是什么呢?就是农产品“零关税”效应。在TPP的各项规定中,最为关键的条款是“零关税”。因为前有车后有辙。由于我国与一些TPP成员国已经签订了双边贸易协定,现在TPP的零关税提高了他们的胃口,他们也会要求中国农产品向TPP的零关税靠拢。

 

这样TPP就相当一枚远程导弹,逼迫中国农业不论是否加入TPP,也要逐步接受TPP制定的游戏规则。对于中国农业来说,TPP是警示,提醒中国农业未雨绸缪。即使我国不成为TPP协议成员国,但是,TPP对我国农业的挑战威胁也绝对不可小视。

 

由于TPP推波助澜的推进作用,会快速将我国农业推入农产品零关税的国际大环境之中。现在我国农业已经不仅仅是地板天花板制约挑战的问题了。而是面对前后左右四面受敌包围圈的问题。如果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牛羊肉奶要实行零关税,东南亚大米要实行零关税,热带水果也要实行零关税,我国农业受得了吗?美国的大豆玉米要实行零关税,美国的猪肉鸡肉要实行零关税。加拿大的小麦要实行零关税,在前后左右零关税包围圈围剿下,中国农业就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危险境地。

 

当前,国际化农产品对我国低价进口冲击是全球性的,是来自多个国家优势农产品的包围圈型冲击,是多个农产品种类的大规模冲击。包括粮食棉花食用油糖料,粮食有玉米大豆小麦水稻,食用油包括大豆油菜籽油棕榈油。畜产品包括猪肉鸡肉羊肉牛肉牛奶。

 

面对进口农产品的低价冲击,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是不可能了,采取高关税保护政策也不好使了。因此需要重构体系建设护城河防空洞,需要以细分产业链为单位再造新龙头。在服务业平台型新龙头带领下,采取线上线下结合方式把国内需求资源对接给农业生产者。新龙头利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将农产品产销连接在一起。

 

俗话说,强龙不压地头蛇。我国拥有巨大的内需市场资源,这是最重要的中国独具的特色资源。国内市场需求资源是现代农业体系中的核心要素,缺少了需求资源角色支持,就无法形成产销闭环,就不能够称其为产业体系。我国农业产业要素比较齐全能够自成体系。国内拥有数量庞大的生产者群体,还拥有数量庞大的消费者人群。将国内需求资源纳入到农业体系当中。就能够形成产销无缝对接一体化产业体系。

 

一、通过重构现代农业体系来化解地板制约天花板挑战

 

当前我国农业急需破解地板制约和天花板挑战,需要通过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来解决,需要通过重构现代农业体系来实现。由于我国现有农业体系不适应新常态,所以需要重新构建;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不仅需要生产主体,更需要有发挥服务业引领作用的主角。

 

主角与主体不是一回事,二者的使命与职责是不同的。农民没有能力在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中充当主角。农合社也不具备做服务业平台型龙头的潜质。因此需要再造新龙头在体系中当核心唱主角。由于农业生产性服务业龙头没有现成的,所以需要再造重塑。要用“新龙头+农户农业组织体系来替代公司+农户产业化模式。

 

新农业组织体系结构特征是扁平化的,新龙头是服务业平台型的。在新体系中只有农户是农业生产经营的主体,其他所有成员环节都必须向服务业转型,统统在农业体系从事生产性服务业。农户家庭农牧场虽然是农业生产主体。但是这些农业主体解决不了地板制约问题,也解决不了天花板挑战问题。没有能力应用互联网工具箱解决农产品产销对接问题。

 

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,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也需要有火车头来带动。新龙头是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动力引擎。新龙头以服务做桥梁纽带把农户吸引到平台上,利用网络化云平台为农户提供一站式服务。新龙头能够解决我国农业生产性服务业角色缺失问题。

 

1)通过重构体系破解农业天花板挑战:

 

如果说农业生产成本是不断抬升的“地板”;农产品国内外价格差是正在封顶的“天花板”;那么现代农业体系缺失就是一块薄弱的“短板”。由于全球农产品过剩引发了对我国市场的低价冲击,如果让农民为过剩买单会造成农产品卖难谷贱伤农;由政府为过剩买单则会导致库存过大财政不堪重负。

 

通过重构农业体系来化解天花板挑战。通过再造龙头搭建网络平台线上线下全面对接产销,把国内需求资源整合纳入农业体系形成产销闭环。通过重构体系实现“去中心化”降低农业组织成本,通过“去中介化”降低农产品交易成本。通过再造龙头搭建平台应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,让生产者与消费者端到端精准对接,采取产销对接体系化方式解决农产品卖难问题。

 

由于我国农业组织是松散型的,产业链成员之间单打独斗没有整体性。给国际优势农产品大规模低价进口冲击提供了方便条件。但是进口农产品也不是无懈可击没有软肋。进口农产品大多是原料产品,不是终端消费品,需要在中国本土进行加工转化然后进行消费。需要中国本土化渠道资源提供支持。

 

我国拥有巨大的内需市场资源,这是最重要的中国独具的特色资源。我国农业产业要素比较齐全能够自成体系。国内拥有数量庞大的生产者群体,还拥有数量庞大的消费者人群。将国内需求资源纳入到农业体系当中,通过重构产销一体化闭环,就能够化解同质化大宗化低价农产品冲击。

 

2)通过重构体系化解农业高成本地板制约:

 

从种田养畜农业生产来讲,没有比小农户成本更低的了。小农户是农业低成本的基石。人民公社时期用生产队集体化替代了小农户,导致农业生产出现了农民难以承受的过高农业组织成本。包产到户改革拿掉了农户背上的高组织成本包袱,恢复了小农户的农业生产主体地位,中国农业才恢复了生机活力。

 

农业是弱势产业,农民是弱势群体。承受不了过高的行政组织成本,也承受不了过高的商业组织成本。现在仍然需要通过“去中心化”破解过高的农业组织成本。通过“去中介化”破解过高的农业交易成本。破除农业生产以政府为中心可以甩掉库存包袱,减少农业组织成本。破除加工销售以公司为中心能够减少多余中间环节,降低过高的农业交易成本。

 

二、再造服务业平台型新龙头带领农业发展方式转变

 

“新龙头+农户”是低成本农业组织形式。服务业平台型新龙头从事生产性服务业,不从事种养加等制造业。新龙头是小型化轻资产型的。没有债务包袱财务成本低。新龙头是降低政府对于农业组织成本的第三方服务平台,是政府宏观调控政策落地的可靠抓手。是政府为农民购买农技农经服务的承接对象。

 

通过重构“新龙头+农户”扁平化农业体系,将农业组织体系向虚拟一体化转型。通过再造新龙头让农业向服务业引领转型。通过应用大数据云计算向智能化农业转型。在生产性服务业新龙头的平台支持下,实现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端到端直接对接。从而帮助农业生产者降低卖难库存等交易成本。

 

1、新龙头是带领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的火车头

 

新构建的农业体系是扁平化的,用“新龙头+农户”农业组织形式替代“公司+农户”产业化模式。新龙头是新农业体系的核心。其核心作用如同电脑中的芯片,汽车的发动机,植物果实中的种子,生物细胞中的细胞核。新龙头可以是企业单位,也可以是事业单位,或者非盈利组织等等。

 

新龙头是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火车头,是农业领域创新驱动的发动机,为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提供动力引擎。新龙头是平台型的,是实施“互联网+农业”的操盘手。

 

新龙头从事的是农业生产性服务业,为中国农业现代化扮演服务业引领角色。新龙头是农业平台服务商,是产业链利益分配的协调者。是产销对接撮合人,是生产要素整合对接创新平台。我国农业在新龙头的平台化组织下,能够实现与服务业紧密融合,可以实现与互联网深度融合,也会实现农业生产与销售跨界融合。

 

2、用“新龙头+农户”替代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

 

在“公司+农户”产业化模式中,由于公司控制着产业链加工销售关键环节,对弱势环节的农户以倚强凌弱以大压小,为规避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的弊端。防止龙头对农户争抢利益。新龙头与公司不同,只从事农业生产性服务业。对与农户、农合社有竞争的业务实行同业禁入游戏规则。

 

新龙头不从事种植养殖等第一产业。不从事农产品加工业等第二产业。不直接从事农产品批发零售等第三产业。只从事生产性服务业对农业生产经营主体提供增值服务。

 

原来由公司掌控的农产品加工销售业务,现在由农户或者农合社来从事。新龙头与农业体系中其他成员没有争嘴的地方,在运营中不会发生撞车冲突。新龙头是互联网化的开放平台,像提供水电基础设施一样提供农业服务产品。以服务产品来吸引农户参与加入。

 

3、工商资本不去农村圈地转型天使投资新龙头

 

“公司+农户”产业化模式不仅导致农业成本不断提高,还严重破坏生态系统的平衡。不仅破坏自然生态系统平衡,还破坏市场生态系统的平衡。我国由于在加工销售领域实行规模化扶植政策,于是在农产品加工销售环节形成军阀割据状态。

 

这些工商业巨头经常为了产业链某一环节的局部利益,跑马圈地大打出手恶性竞争,让草民农户在商业大战中生灵涂炭无谓牺牲。由于农业市场生态恶化,小农户被排挤淘汰弱化,致使我国农业生产失去了农户这个低成本生产主体,制造出农业生产成本不断提高这块地板。由于地板制约天花板挑战日益严峻,需要针对高成本重构我国现行农业体系。

 

我国农业通过重构体系再造龙头更换了主角,由人力知识资本做正席唱主角。新龙头不是自己包打天下唱独角戏,只是在农业体系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。新龙头并不排斥工商资本,不仅给工商金融资本预留了空间接口,而且甘愿充当工商金融资本的马前卒。

 

工商资本要转变农业投资方式,不要去农村圈地抢农民的饭碗,其实工商资本直接从事农业并不赚钱。工商资本进军农业领域不必亲自操刀,不需要自己去圈地种地养殖畜禽。他们只要择优投资新龙头做投资当股东就可以了。转型做农业天使投资人,做PE等农业私募股权投资人。采取股权投资方式把钱投给服务业平台型农业新龙头,在新龙头到新三板挂牌去创业板上市时,工商资本就可以享受财富效应。

 

4、由懂互联网的农业知识分子创办新龙头

 

提升我国农业国际竞争力需要新龙头提供动力引擎,新龙头不是现成的,是采取“互联网+”方式再造出来的。那么由谁来承办新龙头呢?

 

其实这个问题是不需要担心的。我国已经出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,一定会涌现出大量新龙头创办者。他们是懂互联网的农业知识分子。他们是农工商的跨界整合者。他们是“互联网+”的创业者。他们是线上线下结合的创新者。

 

细分产业链是形形色色多样化的,产业链龙头也是多样化的。会出现大大小小的苹果,有红苹果、黄苹果、青苹果、园苹果、方苹果等等。会出现形形色色的小米,大米、红米、黄米、白小米、黑小米、红小米等等。会出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。农户可以在多个新龙头平台上进行选择,农户可以脚踏几只船左右逢源。

餐馆O2O会员店共享菜盒子目录:







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